位置:首页 >> 内饰

br师父说离开

2020-06-02 10:10:55

“师父说,酒不醉人,只是饮酒的人,自己醉了自己。”每次有酒鬼的婆娘来酒肆闹事的时候,伏牛山北麓杜康仙庄的小主人郁金香都会这么认真地解释给她们听。

女人,好像天生就是和酒有仇的,不因为别的,只因为她们的男人们一沾上了酒,脑子就会不清楚。于是,家里就会鸡飞狗跳、家宅不宁。

可是,师父却说:“酒,天生就应该是由女人来酿造的,因为,女人酿出来的酒,原本就能醉人。”

郁金香知道,师父不喜欢他,因为,他不是女子。

每当听到师父说这句话,郁金香总是会不服气,他问师父:“师父,你说的不对。如果,酿酒的天生就应该是女子,那么杜康先师怎么是男子呢?”

每次听到这句话,师父总是沉吟着说:“杜康的酒酿得好,那是因为,他的娘子,在酒里放了一样东西。香儿,这样东西,只有女子才有。”

郁金香便疑惑地问:“究竟是什么东西啊,这么厉害。”

这时,师父总是会笑而不语,脸上泛起一片红晕。隔了良久,才缓缓地说:“小孩子,不知道,等你长大了,你就知道了。”

师父老是说郁金香是小孩子,可是郁金香知道,自己已经不小了。他已经会酿很多很多的酒了。师父因为自己是个女子,所以很少抛头露面,亲自招呼客人,每次,她都让郁金香来招呼客人。所以,镇上的人,都只知道,酒肆的主人是郁金香,而不知道,他还有个师父。郁金香的年纪尚幼,所以,他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“杜康仙庄的小主人”。

每天早上,郁金香都在清晨,去竹林收集竹叶上的露珠。不知道为什么,师父总是对竹叶上的露珠,格外青睐。在郁金香看来,露珠,哪里的都是一样的,所以,他有时候会偷懒,用其他花草上的露珠来代替,而不去够那高高竹叶上的露珠。可是,师父每次都只是嗅一下,就能分辨出,她也不愠怒,只是淡淡道:“香儿,你又用蔷薇花上的露珠来糊弄师父了,去,倒了,明日重新取。”

郁金香总是很疑惑,师父是怎么分辨出来的呢?

师父故作神秘地微微一笑,道:“那露珠里,有蔷薇花粉的香气,怎么可能闻不出呢?竹叶就不一样了,只有清香。”

“师父,您为什么对竹叶上的露珠情有独钟呢?”

这个问题,师父没有一次回答的。郁金香不知道,那是因为,有一个师父苦苦等待的人,他,在竹林里。

师父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子,每次,她总是用自己的纤纤玉指,亲自在淘洗得干干净净的、圆润如珠、晶莹剔透的白米里加入采集来的露珠,加上酒曲,酿制成酒,最后将酒坛用蜂蜡密封,然后放到阴暗的角落里。

然后,她站起身来,迎着阳光走去,阳光打在她俊秀的侧脸上,如水一般沉静安详的一张脸,波澜不惊,她的眉头总是微微一皱,无数的哀伤,在眉宇间浮动,就好像她酿的酒一般,让人忍不住会湿了眼睛。

于是,所有饮过这种酒的人,都会惹上无名的相思,他们微微蹙眉,只是闻一下,人便已微醺。

这就是杜康仙庄最著名的酒,一种呈现出琥珀色光泽的醇酒,它的名字,就叫“琥珀光”。

造这种酒的人,名字叫琥珀。

(二)酒不醉人人自醉

那一年,大涝,郁金香只有十岁,还是一个少年,他第一次知道,温婉如“水”那样的东西,也是可以杀人的。堤坝很快被冲垮了,无数的农田被淹没。水面上到处飘浮着人和牲畜,垂死的、已死的,它们毫无生气地随着水流,漂到哪里,就在哪里死。

郁金香伏在一棵大树上,四肢都已经被泡得浮肿,他已经很多天没有吃过东西了,再不进食,就算没有被大水淹死,也会活活饿死。

就在这时,他微微张开的双眼,看到一只小舟无端地出现在自己眼前。

小舟上有一个长衣翩翩的女子,他的视线已经模糊。所以,看不清她的模样,难道,世道变换,牝鸡司晨,地府里的黑白无常也开始改用女人了不成?他茫无头绪地胡乱想着,但是却并没有害怕。这么多天漂泊在水上,他已经忘记了害怕,仿佛,死,是一件很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女子温柔地将他的身子抱起,纵身一跃,把他抱到了小舟上,舟身微微摇晃了一下,郁金香觉得脑袋有点眩晕。

那女人托起他的身子,将一种辛辣的浆液灌入他的口中。他一阵咳嗽,人也清醒了不少,难道,这就是传说中的孟婆汤?看来,他真的是要死了。这条船,现在难道就是漂浮在黄泉里吗?

可是,事情却名没有如他想象那样发展下去,他疲软的身子,竟然逐渐有了知觉,他感到浑身上下都刺痛起来了。

雨,还在不停地下着,他越来越觉得晕眩,天地,仿佛都在摇晃起来。可是,他分明又有一种极其享受的感觉,这种眩晕,竟然让他觉得十分舒服。

“我已经死了吗?”他问她。

她没有做声,安静地撑着船。竹篙在水里一来一往,发出有节奏的划水声,让人的心也随之荡漾。

郁金香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
从此,这个女人,便成了郁金香的师父。

她带着他来到了一个江南小镇,这里到处都是沟渠、池塘,但毕竟差距在缩小;第二点里面泛着绿莹莹的波光。

郁金香却怎么也不敢靠近它们,因为,自从那一场涝灾浩劫之后。他从此,开始害怕水。

可是,江南却是雨水充沛的,每到梅雨季节的时候,郁金香便不敢出门,不仅仅是因为遍地都是雨水,更因为,他害怕那些潮湿角落里的层层青苔,青苔剥落后,露出来的是斑驳的残垣断壁。每次看到它们,他就会觉得,自己的心,好像也这样被一层层、一层层地剥落下来。

琥珀是开酒肆的,酒肆的名字就叫杜康仙庄,因为,她自称自己是杜康的后人。

她总是用她那柔弱无骨的手,拉住郁金香的手,说:“来,香儿,我教你酿酒。”

可是,他不敢过去,总是缩在角落里,踟蹰不前。因为,酿酒,要用水。他,害怕水。

琥珀叹了口气,道:“香儿,你知道这世界上最纯洁的东西,是什么吗?”

“难道是天山上的雪莲?”

“非也。”

“那就是千年的玄冰?”

琥珀抿紧了两片朱唇,还是摇头。

郁金香毕竟是少年心性,他的好奇心顿时起来了,见师父不说话,便急急问道:“师父,你告诉香儿吧,究竟是什么啊?”

琥珀拿出一只玉碗,放在郁金香的面前,从酒坛里倒出一些酒来。

郁金香害怕地扭过头去,不敢去看,可是琥珀却说:“不敢看,你就永远都不会知道,什么是世界上最纯洁的东西。”

郁金香强迫自己别转脑袋,一只晶莹的玉碗里,存放着一些浓稠的液体,这琥珀色的厚重液体,难道它的前生真的是水吗?他从来没有看见过,这般醇厚的水,难怪圣人要说水是厚德载物的。

在这一瞬间,郁金香如醍醐灌顶,他从此,再也不会惧怕水了。他发誓,要像师父一样,把水,酿成世界上最美好的酒。

琥珀突然高声吟唱起来,声音穿透了云霄:“天地为一朝兮,万代须臾;日月为扃牖兮,八荒庭衢;行无辙迹兮,居无室庐;暮天席地兮,纵意所如;操卮执觚兮,挈榼提壶;唯酒是务兮,焉知其余。”

听她唱得豪迈,郁金香也不禁豪气顿生,他猛地捧起眼前的玉碗,一口气把酒喝了个精光。一种辛辣的感觉从舌尖渗入喉头,直达心底。然后,又从内心深处,慢慢泛上来,刺穿他的喉咙,刺痛他的舌尖。

于是,他醉了。

酒不醉人,醉的是他自己。

他想起来了,那是师父救自己的那天,给他喝的那种东西,当日,他还以为那是“孟婆汤”呢,现在他知道了,原来,这就是酒啊。

就这样,整整一晚,他的脑海里都有师父的身影,都有师父那翩然的舞姿。他的脚步,变得踟蹰,他想追逐师父的身姿,就好像追逐一只蹁跹穿行在花丛中的蝴蝶。

“香儿,你醉了。”师父的声音,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。

“不,香儿,没,没有醉,酒是不会醉人的。”

琥珀叹了口气,嘴里喃喃道:“是啊,酒是不会醉人的,醉的,是你自己。”她把郁金香搀扶到房间里,在床上安置下来,转身刚要离开,郁金香却一伸手,拉住了她的裙裾。

琥珀情不自禁地回过身去,用手抚平他紧蹙的眉头,轻触他英挺的鼻梁。这孩子,一转眼就十六岁了,长大了,长得越来越英俊了。她的脑海中,不自觉地,想起了他,一个竹林中的男子。

唉,或许,醉了的,不仅是香儿,还有我啊。琥珀又叹了口气。

第二天,琥珀问郁金香:“香儿,你的家乡在哪里啊,可想念你的故乡?”

“故乡?我不记得了。”

故乡是什么?郁金香根本就没有概念,也许,人们那么看重故乡,不是因为故乡这块地方,而是因为故乡的人吧。

“茕茕白兔,东奔西顾,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。”不知为什么,郁金香突然想起了这首歌谣。

他没有什么好留恋的,因为,故乡,对他来说,只是一个普通的地名而已,所有值得牵挂的人,都已经在那场洪水中,死光了。

现在,和他相依为命的,只有师父了,现在,他能够牵挂,能够惦记的,唯有师父。

郁金香天生极有悟性,他已经能分辨各种不同的酒之间的区别了,虽然,它们彼此色泽、气味相近,但是,还是有细微差别的。不同的酒,能使人产生不同的感觉,有的酒,能使人狂;有的酒,能让人喜;有的酒,能叫人悲……

可是,唯有琥珀光,郁金香却始终尝不出,究竟酝酿着怎样的情感。

就好像师父给他的感觉一样,他从来就无法探究,师父心中想的究竟是什么。她微蹙的眉头,暗示着她心中的淡淡哀伤,可是,她为谁而忧愁呢?

看着师父皱眉,郁金香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他觉得奇怪,他自己,又是为谁而心绪不宁呢?

也许所有人,都是当局者迷的吧,深陷感情漩涡中的人,总是如此,不能自拔。

就好像,酒不曾醉人,人自己醉了。

(三)神秘酒客醉刘伶

那天的黄昏,天上又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,酒客寥寥。郁金香点起了灯烛,准备早早打烊。

这时,酒肆外来了一个男子。

这并不是一个美男子,或者说,正相反,他很丑,他佝偻着身子,身量不高,头上的头发很少,稀稀拉拉地梳了个发髻,两片厚厚的嘴唇,两只小眼睛。唯一让人觉得长得还舒服的,是他那英挺的鼻梁。可是,让郁金香留下深刻印象的,却并不是这些,而是,他那微蹙的眉头。那眉头,和师父的一样,微微皱着。

他的手里,拿着一根长笛,那是一把用翠竹制成的长笛。

他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坐下,对郁金香说:“小兄弟,给我一碗琥珀光。”

郁金香没有迟疑,虽然这位客官是第一次来,可是琥珀光名声在外,这位客官能够知道,这原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。

郁金香掀开一个酒坛盖,于是,香气铺天盖地袭来,弥漫了整个酒肆。他拿出一个青花瓷碗,刚要倾倒,那男子却阻止了他,道:“喝琥珀光,要用玉碗,你不知道吗?”

郁金香吃惊不小,这个秘密,只有他和师父知道,这个外人,又是如何知道的呢?他知道遇到了行家,便马上取来了一只玉碗,将酒坛稍稍倾斜,醇厚的美酒便缓缓注入了其中。在玉碗的映衬下,泛出琥珀般凝重的光。

“客官,您的琥珀光。”郁金香将碗放在男子面前,他端起玉碗,只是淡淡看了一眼,便放了下来,道:“小兄弟,这不是琥珀光。”他玩弄着手里的长笛,斜着眼睛睨视着郁金香。

郁金香被他看得头皮发麻,觉得脊背一阵凉意。这个人,不是普通人,普通人,绝对不可能尝得出,这不是真正的琥珀光,更何况,他只是看了一眼,连闻,都没有闻一下。

确实,这不是师父琥珀酿造的琥珀光,郁金香从来都舍不得把师父酿的酒,随便给那些并不懂酒的人糟蹋。那些人喝的,是他自己酿的琥珀光,和师父的几乎一样,只是,这里头少了一件东西,一件师父说过的,世界上最纯洁的东西。

郁金香知道,遇到了行家,他不敢怠慢,忙把真正的琥珀光取出,重新斟满玉碗,恭恭敬敬地递了上去。

那男子把玉碗端到面前看了一眼,微微一笑,道:“对了,就是这个。”

只见他将玉碗高高举起,在灯烛的映照下,玉碗呈现出半透明的状态,玉碗中的琥珀光,好像一片摇曳着的凝脂。

男人缓缓,将玉碗倾侧,琥珀光从玉碗的边沿缓缓坠下,落入男人的口中。男人一口气吸着,琥珀光,好像一道瀑布,倾泻到他的口中。随着杯子的倾侧,他的身子也渐渐后仰,最后竟然渐渐躺倒在地上,玉碗也变成了底朝天,碗口朝下,玉碗中的最后一滴琥珀光,滴入了男人的口中。

男人整个人躺在地上,只有双脚,还架在凳子上。他一动不动,手高擎着玉碗,玉碗在灯光的映照下,闪烁着荡人魂魄的迷人光华。

郁金香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有人这么喝酒。那人怎么了,他醉了吗?他想上去搀扶那男子,也许,他真的是醉了?

可是那男子却从地上一跃而起,仰天长啸,他一边笑,一边长吟:“天地为一朝兮,万代须臾……”

他是谁,他居然会唱师父的歌谣。

共 10460 字 页 机构资金争相出逃的意图非常明显。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酒不醉人人自醉,醉的不是酒,是自己,很多时候,面对人生,我们选择醉着自己。爱到了尽头,也许就变成了恨。爱与恨本是对立面的,但却也是互相纠缠着的,无法舍弃对方。爱的尽头也许便是恨,自古以来,多少因爱生恨的惨痛啊,怎能让人忘却?这篇小说,构思精巧,从大标题到小标题再到内容,都是精心写就的。小说的情节并不复杂,以一个少年的情感为主线,酝酿了一个痴情却被痴情伤的故事,情节动人,并不繁琐的情节却很感人。让我惊讶是作者的写作手法,如此独特,可谓在江山里自成一派,让人佩服。不错的小说,欣赏,。【:故事中人】【江山部精品推荐】

脉络舒通丸一瓶多少钱
宝宝健脾胃的食物
邯郸白癜风医院有哪些
相关资讯
地中海风格走廊吊顶怎么做比较好 2020-07-12

房屋装修,在吊顶方面应该怎么做?问题详情:房屋装修,在吊顶方面应该怎么做?推荐回答:吊顶验收要注意什么?吊顶工程已经是现在装修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的施工

[p]白衣胜雪的少年 2020-07-12

白衣胜雪的少年,当一辆汽车迎面驶来并撞到他的那一瞬间,一张叶子脱离母体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少年坚信,叶子一定会反哺于古树。少年的父亲因涉及贪污被双规。

随笔一组 2020-07-12

共 464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组作选材多元,一诗一意,像顺手拈来,用词考究,运笔流畅,直抒胸意,字词精炼。组作通俗易懂,言简意赅,颇具感染力。一首

美女总裁老婆第1039章讹诈两千万仙石 2020-07-12

美女总裁老婆 第1039章 讹诈两千万仙石一直等到天黑,杜飞杰才回来,看到高飞和柳自在站在大厅内,他直接愣住了:“你们……你们怎么会……”“城主大人,你可

友情链接